潮爆云王

您好我是二云!欢迎光临!!



头像来自日日(lof@光怪陆立)老板们快去约她!她世界第一好!

【瞩目】喜爱角色中心 比较喜欢画自家孩子

刷的杂可能会触到您的雷点,尽量不刷cp,不吃混乱邪恶!希望您谨慎关注!

近期可能会画点 海囚 凹凸 es 小英雄


所有图做头像请随意!
谢谢您的喜欢!
我还不够好!


☆qq1508872524

嘘 偷偷说这是特典之一☆

一无所有的砂地里交错的雷鸣
嘶哑发出无趣声音的生命
从此千年将寸草不生的 
砂之惑星

(其实后面是海盗团x右边第三只想画佩佩结果有些难就把毛毛画短了些x 第一次用sll画不太会🙏🙏)

和屿屿良良一起搞的brspa!
良良是黑岩安屿屿是黑金雷还有爵哥!
爱他们一辈子!!!

吹秃我滴圈!!!!!!!!你看他巨好的♂

就是有点遗憾我没画表情包,唉,上吧佩佩犬(no)

驾驶舱:

和爸爸画了问卷
有瑞金帕佩和假的瑞佩瑞???
右边是我
左边是我亲爱的云爹 @二云

你们看我云爹他有这——————————————————————————————————————————————————————————————————————么棒。(惭愧我懒癌都不上肤色(((
我瑞姐其实是巨乳,她只是束胸(X

*洗剪吹瞩目*
*就是来搞笑的 希望您别骂我*
*ooc严重 骚话连篇*
*演员:雷狮海盗团 安迷修 嘉德罗斯 金 格瑞 吃瓜群众*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相声了。




“雷狮!!!你怎么又把你们店剪的头发倒我店门口了????”安师傅拎着一大袋子五颜六色的头发气势汹汹的推开门,只见雷狮倒是从容不迫,都没停下手中的锤子。(???)

雷狮的美发店就开在安迷修对面,叫什么「極星の嗨盜☆船ā」,这品味安迷修实在不敢恭维,关键最气的是一向以冷热烫头双剪流闻名的安师傅流失了许多客源,就连在他店里办了年度大会员的小姐姐们都出现了对面店里,安迷修真想下次碰着就把雷狮和他的三个造型师剪秃。

更气的,本来还能相安无事吧,就算客人少点安迷修也认了,怎么着也能挣钱大家先这么和平共处,毕竟隔壁街还有嘉德罗斯和格瑞的造型店,竞争压力賊几把大。
但是,最近每天早上丢垃圾的时候,都发现自己店门口装头发的袋子多了起码两大包,安迷修还特地打开看了看,里面黄色的自然卷长毛怎么看都是对面那个叫什么佩利的好吗!!用脚丫子想想,这嘎达都没几个金发,更别说这么长的,何况前几天偶尔买个夜宵他看见对面那几个人大半夜撸串,佩利的发量明显打薄了还卷了个大波浪好吗!!!
安迷修气的不行,怎么能这么欺负人,看我老实吗,这能忍??
然后他揣上自己的剪子拎着袋子就去对门查水表了。

“雷狮你要不要好好解释一下,为啥你家垃圾扔我店门口了。”安迷修还是冷静的,推开对家门,把袋子扔雷狮脚旁边。
“看你可怜呗,客人都那么少了,给你点毛假装你客人很多的样子,你还不谢谢我啊。”
雷狮这边慢悠悠的给客人卷上头发,拉过来烫发机给顾客罩上后才随便在围裙上蹭了蹭手,一脸得意的看向安迷修。
安迷修被戳了痛处都要气死了好吗,但在这表现出来就输了,怎么在凹凸村发业立足,他深呼吸,深呼吸。
“我家客人本来也不少的好吗谢谢你的好意你再乱扔垃圾我报警了。”
“你脑子给马踢了吗?”
“我说你这人能不能好好讲话啊??你现在怕不是脑子进水能撑船??我是来找你解决问题的好吗??”
旁边的佩利一听气氛不对,腾的一下子站起来,剪子随手就是他妈一甩,抬腿就把毛还没减完的顾客踹翻了。
“老大!!!打谁!!”
“佩利,退下,我今天要好好和安迷修理论理论。”
“安迷修你他妈是不是脑子真有洞啊?女顾客根本不想听你讲小马宝莉的故事好吗,要不是我家「極星の嗨盜☆船ā」开业,这条街的妹儿都不想剪头了好吗???”
安迷修有点心虚了,因为刚才他看见有个短发妹儿从雷狮店里出去,他一直以为她只是想留黑长直的。
“....可是你这店的名字实在无法恭维好不好?客人竟然都还来你这边简直是太丢脸了!!”
“哈??全世界都能质疑我就你没资格!!你是觉的你天天美丽的小姐我的公主小仙女的这么喊很有品位??还什么傻逼骑士道挂嘴边,你家店霓虹灯橙蓝双闪都要闪死我了我说什么了??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大锤吗???”
“...我受不了决斗吧。”

一旁的帕洛斯一听,完全不嫌事大的吹了声口哨,佩利更是一脸兴奋,卡米尔正在切蛋糕的手都顿了一顿,躺在地上被踹翻的那位顾客更是吓的连救护车都忘了叫。

在凹凸村有条不成文的规矩,要想成为村口霸王,必须得舞技过关。甚至还有人私下按跳舞牛逼程度给各大店铺排了名,人们大都会去牛逼的店剪头,毕竟剪完就能引领时尚潮流,走上人生巅峰。

“行,安迷修,没想到你还挺有种,咱玩点大的,就下星期,输的关店,你等着你家店被我砸了建海盗船吧。”
“正有此意,我还想用你家地皮建跑马场。”

差不多一星期吧,反正帕洛斯把视频偷偷传网上早搞的人尽皆知,这方圆十里的剪头师傅都聚到凹凸村丹老根大舞台前准备看他们斗舞。

“唉卖耳坠的小哥你比较看好哪边啊要我说我支持雷狮,我觉得他家店名賊拉的有品味。”
“其实我喜欢他家店员,那个金发帅小伙是我的菜,我要滋瓷他。”
xbaixhwufywhsowkdhdushwjd好几百口子瞎几把讲话反正很热闹.jpg

安迷修在台下有点紧张,当时出于对那位看起来就很恶的黑恶势力(?)太她妈嫌恶了嘴皮子一秃噜说要决斗,但然后一想这可是堵上自己骑士名义的店铺对决还有点小紧张,可得好好让那家伙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顺便他真的有点想要跑马场。

“又碰着了,傻子骑士,等会上场你可别是时代在召唤串烧雏鹰起飞。”雷狮他就很狂,领着一票小弟路过安迷修,上台了。
安迷修看见他们打扮心下就是一惊,太心机了!!!竟然全团都就穿个无袖紧身高领小背心,那个佩利还上身裸着,他怕不是想让在座的所有老妹儿都看的鸡儿梆硬好给他投票???

安迷修还是朴素的感人,就那么白衬衫打领带配黑裤子。连染发用的那个围裙都是跑半路才摘的。
“我还真就不信,哪能真那么多人喜欢恶党...”
但是,反正刚露头看了一眼他就回来了。

此时此刻,
再牛筆Dě 蕭﹍邦*,吔Ψ談 不//出"銨^謎彡修de悲傷。

誰管他們在台上尬了什么,反正台下打call打的吓人,竟然还有人喊 船长!!我准备好了!!
安迷修很迷,他们bgm也不是放的海绵宝宝啊?

安迷修在这正寻思着,雷狮他们尬完下来了,很得意,很奈斯,外面各路师傅打call打的花枝乱颤,他一咬牙也上去了。

“我靠安迷修用了北风卷地百草折!!我靠太牛批了!!!能把台面上那摊子土扫的这么好看的没sei了老铁们快快给我的安安刷一波火箭!!”
“....靠北啊沙子进眼了!!!!”

战况就很激烈,虽然雷狮那边人多,但是安师傅这边也尬的花枝乱颤,but票数似乎一直持平。

这样就很难办啊总得有个结果啊。

突然一个猝不及防,酷哥 V.嘉德♚罗斯"‖带着自己的舞伴幻影雷德和泡泡祖玛上台砸场子了。
“e群渣渣,都不值得一戰!看老子告訴你們什麼叫做真正的混舞法!!”

“我靠那不是隔壁街号称全村最屌的造型师 V.嘉德♚罗斯"‖吗!!我靠有生之年看这么多顶尖师傅斗舞我他妈射爆!!”
“嘉殿爱您啊啊啊您上次用烫发棒打的骨折我现在都没治我要窒息了!!!”
“....呃那您可能真的是需要去医院.....”

“格瑞!!是格瑞!!!我的天!!今天怎么这么多顶尖发型师我都不知道该找谁剪头了我要尖叫!!”

“格瑞!!他在用混舞法!??我们不去朵蜜他???”
“金,别管,他就是个自大的疯子(hun wu tu)。”
“什麼!!格瑞你太讓我失望了!!你不來和我同台競技信不信我等下就砸了你旁邊的矢量发胶店??”
格瑞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反正接下来就是天舞法和混舞法的尬舞对决了。

之后,日子还是那么过着,安迷修没能把雷狮店拆了盖马场,雷狮也没能把安迷修的店砸了建海盗船。
但安迷修倒是因为出色的舞蹈表演迎来了许多新顾客。
就当他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准备开门营业的时候,他发现自家门给人砸了。
店里什么都还在,就是发胶柜子空了。
一调监控不得了,不得了。

“雷狮能麻烦你解释一下?”
“噢,隔壁街来借发胶,我这没有,你又不在,从你家拿了点,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雷狮你是不是想打架。”

——END